来宾市与“传销佬”的战争,是在2011年8月11日之后全面打响的,此后的2年间,约10万传销人员从这里被遣返,他们走后再也没有回来。

  来宾市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中部的一座城市,曾以“传销天堂”闻名。2007年到2011年,是传销在这里最为猖獗的一段时期。那时大街上穿西装,说普通话的外地人随处可见,他们在当地人口中,名叫“传销佬”。

  实际上,早在2003年来宾市建市之初,传销人员就已经悄然流入了这座城市。一名当地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这些传销者的到来,曾在短时间内,为来宾带来了一片“繁荣”的假象,“但很快问题也出现了。”

  据当地公安机关统计,在2004年到2007年,来宾市因传销诱发的暴力刑事案件约190起,来宾市随即抽调各相关部门组成联合执法队打击遏制传销。但他们最初对于传销的打击,陷入了“遣而不散,打而不绝”的困境。

  到2011年,来宾的传销人员已逐步递增至近10万人之众。 同年8月11日,随着媒体的曝光,来宾“传销天堂”的名号传至全国。

  来宾市时任政法委副书记周湘华介绍,这次的曝光事件成为来宾市打击传销的分水岭,市政府随后发布了严厉打击传销的有关通告,并调整了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的人员构成,上升为市委书记、市长挂帅,政法委牵头,35家政府单位直接参与,“最终形成了一套特有的整治方案,在2年内完成了传销在来宾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将‘传销佬’全部清走。”

执法队员查处传销窝点。  本图片均为来宾市打传办供图(除署名外)执法队员查处传销窝点。  本图片均为来宾市打传办供图(除署名外)

  数万传销者“入侵”,虚假繁荣与担忧情绪并生

  陈志军已经记不清曾经租住在他家里的传销者到底是六个还是七个,他对这些人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他们被打传队抓走时的狼狈身影。

在来宾市镇南社区,许多当年为收纳传销者而临时加盖的房子现在都已经闲置下来。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在来宾市镇南社区,许多当年为收纳传销者而临时加盖的房子现在都已经闲置下来。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陈志军说,传销者被抓走后就再也没回来,村里人曾租给他们的房子,在此后的几年间,再无人问津,传销者的到来与离开,都曾给这座城市带来巨大变化。

  在来宾市河西社区,几乎每家每户的楼房都有五六层高,这其中大部分都是临时加盖的,现在都已被闲置下来。陈志军说,河西社区共有一万七千多名居民,但在2009年前后,共有六万多人曾居住在这里,他们当中大部分是来自外地的传销者,“有山东人、河南人、四川人、也有湖南人等,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租房需求变大了,村民们就开始一层一层‘种’房子。”

  “种房子”的现象在最初一段时期,一度成为传销者为来宾这座新城带来的最明显的变化,但变化远不止于此。

  出租车司机刘师傅告诉澎湃新闻,来宾市是在2002年底开始建市的,到了2003年,街面上就开始出现三五成群的外地人,“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传销是什么,这些人宣称自己是到来宾投资的,所以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的到来是一件大好事。”

  传销者为来宾带来的“好处”,很快得以体现。刘师傅说,随着传销者不断涌入,来宾的经济结构发生了变化,“那段时间,床、蔬菜、被褥、灶具等价格不断飙升,蔬菜从原来的两三毛一路飙升到1元钱。只要是‘传销佬’用得着的东西,在来宾都比外地要贵得多,甚至有人为‘传销佬’量身定制了‘传销床’和‘传销凳’供他们居住和‘上课’使用。我们出租车虽然不敢随意涨价,但由于人多生意好,那时候的收入也比现在高出一千多元。”

  这种来宾特色的经济生态,曾一度让很多当地人感到兴奋和满足,因此在最初一段时间,当地人对于传销者也并不排斥。但随着传销引发的社会及治安问题逐渐突出,在这种兴奋和满足背后,不少人也产生了恐慌情绪。

  一名当地人士称,2004年在来宾曾发生了一起跳河事件,“当时具体是怎么回事,已经很少有人能说得清了,外界盛传的一个版本是,有人被这些外地人控制在出租屋里不让他走,后来这个人在逃跑的时候情急跳河了。也有人说,他是被‘传销佬’洗脑之后,将家人骗来最后搞得倾家荡产,跳河自尽了。”

  上述当地人士称,这件事过后,传销一词开始传入人们耳中,并被人们所关注,这些活跃在来宾的外地人的身份也开始受到质疑,“他们自称是来投资的,但来了那么多人,来宾却并没有一家大型的企业或工厂出现。跳河事件发生后,又相继传出很多非法拘禁及诈骗案,政府开始打击传销。一些本地闲散人员听说政府在抓‘传销佬’,知道他们不敢报警,便开始抢外地人东西,这些治安问题开始让人们感到担忧,我们突然觉得来宾像是被这些‘传销佬’入侵了,但那时他们的数量已有数万人。”

  打而不绝被称“传销天堂”,市政府下战书

  来宾市第一次大规模打击传销发生在2006年。许多当地人对这一次打击行动记忆犹新,除了一批又一批传销者被遣返时的景象,还有他们返潮时的来势汹汹。

  来宾市工商局副局长黄如涛告诉澎湃新闻,来宾市是在2002年12月28日建市,2003年初开始陆续有传销人员进入来宾,“他们选择来宾的原因是因为建市以后,来宾的中心开始转移到新城区,河西等老城区留下了大量的空房和空地,这里后来成为传销者聚集最密集的区域。而另一方面,来宾地处柳州与南宁之间,这种地理位置导致一旦传销组织在柳州和南宁遭到打击,就会向来宾转移。”

随着传销者在来宾势力的不断扩张,社会治安问题逐步凸显,2004年到2007年,来宾市因传销诱发的命案、绑架、非法拘禁等暴力刑事案件约有190起。当地政府及居民也逐步意识到传销所带来的危害。

  2005年11月1日,《禁止传销条例》(国务院第444号令)正式颁布实施。黄如涛说,禁传条例的颁布,让来宾打击传销开始变得有据可依。

2006年10月,来宾市从各单位抽调执法人员打击传销,并举行千人动员大会。2006年10月,来宾市从各单位抽调执法人员打击传销,并举行千人动员大会。

  2006年10月,来宾市展开了一次大规模的联合打击传销行动,先后从各个单位调动了1000余人参与其中,除了公安、工商、房管等政府单位,供电、供水、通讯、银行等企业也加入其中,来宾市委市政府试图通过对传销者的住房、通讯、水电、资金等方面的控制,压缩传销者的生存空间,达到彻底遣返的目的。

  一名当地居民回忆称,2006年的那次打击力度很大,“短短几个月时间,城区周边的民房里面‘传销佬’一下子全搬空了。但很快,他们又都回来了。”

  当地居民称,这次大规模打传确实曾在短时期内,让“传销佬”在来宾市消失了,但当时遣返的人员中,一部分从城区转移到郊区,更多的人在遣返途中就下了车,再次返回来宾。

  此后的几年,也成为传销在来宾市最为猖獗的一段时期,到2010年前后,在整个来宾市,外来的传销者几乎占到城区常住人口的三分之一,有近十万人之众。“这些‘传销佬’平时除了上课洗脑拉下线就没什么正事,在大街上,凡是看到三五成群说普通话的外地人,基本都是搞传销的,我们本地人一眼就能认出来。”当地居民说。

  对于这次集中打传的失败,来宾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陈安军说,主要是由于来宾作为一座新城,此前缺乏城市管理经验,加之对传销活动的发展蔓延认识不足,导致传销者在来宾市短短3年间数量剧增,最终形成“遣而不散,打而不绝”的困境。

  “传销天堂”的帽子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被扣在了来宾的头上,来宾已经很少有人能说得清楚,但能够肯定的是,2011年8月11日经过媒体曝光后,这个名号开始响彻全国,也让来宾人蒙羞。

  曝光事件发生后,来宾市政府很快出台了有关通告,建立起长效机制,要求全市从市委书记到社区干部,全部参与到打传行动中来。这份通告后来被当地人称为是来宾市正式向传销宣战的战书。

由于查处的传销人员过多,来宾市曾通过驻地部队,用军车将传销者遣返。由于查处的传销人员过多,来宾市曾通过驻地部队,用军车将传销者遣返。

  清退近10万传销人员,“传销天堂”成无传销城市

  来宾市政府在2011年出台的这份打传通告以及随后建立的长效机制,最终使传销在来宾消亡,也让来宾彻底摘掉了“传销天堂”的帽子。

  来宾市工商局副局长黄如涛告诉澎湃新闻,通告发出后,市委市政府对来宾市打传领导小组的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由市委书记、市长担任组长,政法委书记、分管公安、工商的副市长担任副组长,35个成员单位直接参与,并下设了来宾市打击传销指挥部,由政法委书记担任指挥长。时任市委书记张秀隆在此后公开表态,要不惜人力,不计代价,彻底将传销从来宾清除出去。

  来宾市打传工作领导小组调整后,在此前成立市打传专业队的基础上,兴宾区也成立打传专业队,两支打传队由公安、工商、检察院、法院以及水电部门抽调专人脱产负责,每个队约60人。

  “这次调整可以说是一次革新,通过公检法的直接参与,我们可以在执法过程中确保程序的合法性及规范性,最重要的是,由他们来负责把关,确认执法现场搜集到的证据的有效性,这一作法对于后期追究刑责意义重大。”黄如涛说,传销人员被抓获后,由水电部门负责对其租住的房屋停止供应水电,防止其被遣返后再次返回。

  许多人并不知道,在来宾市、区两级打传队中,有一支神秘力量,他们从未出现在现场执法,却是打击传销的重要一环——被称为打传队侦察兵的摸点队员。

  梁天斌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他告诉澎湃新闻,工作中他们负责寻找目标,跟踪和汇报,“我们是打传队的眼睛,为打传队提供精准的打击目标。一旦确认了目标的身份以及住所要及时汇报,等大部队赶到,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黄如涛说,传销人员被抓获后,执法人员要继续挖上线,找头目,最终达到毁体系的目的,“根据打传工作领导小组要求,能追究刑责的要坚决追究刑责,不能追究刑责的,要进行行政处罚并送到教育感化点进行反洗脑教育,签了不再参与传销活动的保证书后再进行遣返。”

  经过两年多努力,到2013年下半年,近10万传销者被从来宾遣返。与2006年的打传行动不同,这次他们被遣返后,再也没有回来。

2011年8月后,为促使群众参与打传,当地居民每家每户都存有一张无传销社区联系卡。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2011年8月后,为促使群众参与打传,当地居民每家每户都存有一张无传销社区联系卡。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黄如涛说,来宾在打传过程中,通过刑事处罚与行政处罚并重,多角度的宣传教育感化措施,以及街道、社区的广泛参与逐步形成的“五个一”体系,“一张网,一个平台,一张联系卡,一份责任书以及一封公开信。除了前两项由政府单位负责外,后面三项则是发动群众参与,通过联系卡,让市民知道发现传销人员应该如何处置,一份责任书确保在来宾再没有人将房屋出租给传销者,而一封公开信则是从源头管控,传销人员被遣返前,我们会写一封信寄给他的家人,防止他再入传销歧途。”  2017年初,广西自治区打传工作领导小组授予来宾市“无传销城市”称号,这标志着在这场与传销的战争中,来宾市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时任来宾市政法委副书记周湘华告诉澎湃新闻,“尽管现在‘传销佬’已经全部被清走,但2011年8月11日之后形成的打传机制,并未撤销,我们要确保打传工作搞得定、清得走、守得住。应该说,在打击传销的过程中,来宾做法是有值得借鉴之处的。但最终成败,取决于政府的重视程度与决心。”
发言:
手术无影灯 电动吊塔 医用手术灯 液压手术台 电动手术台 手术床 手术台 医用手术床 电动手术床 医用手术台 机械手术台 电动手术床 手术床 多功能手术台 多功能手术床 医用吊塔 电动液压手术台 电动综合手术台 医用无影灯 手术室无影灯 综合手术台 多功能电动床 operating table Electric operating table Mechanical operating table comprehensive operating table Hydraulic gynecology operation table gynecology operating table Electric gynecology operation table Electric hydraulic operating table Hydraulic gynecology table hydraulic operating table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medical operating light medical led operating light Shadowless surgical light medical surgical light medical led surgical light surgical light operating lamp operating light led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led medical surgical light medical pendant medical bed hospital bed medical bridge medical trolley medical cabinet Medical nursing bed nursing bed patient bed in china medical equipment companies in china china hospital beds operating light price operating lamp price operating table factory china operation bed china gynecological table gynecology operating table medical led surgical light led shadowless light led shadowless operating light medical equipment suppliers in china china medical company china medical plant Surgical shadowless lamp operating light price Surgical shadowless light operating lamp price shanghai medical equipment medical led operating light china medical suppliers medical pendant price medical pendant manufacturers medical bed sales medical bed factory china ICU hospital bed in china ICU in china medical bed in china china hospital beds china nursing bed china medical beds china medical bed china medical Electric bed medical bed sales hospital bed in china medical bed factory operating theatre operating room ceiling mounted pendant operating theatre pendants medical pendant price" operating theatre operating room ceiling mounted pendant operating theatre pendants medical pendant manufacturers medical pendant price operating table operating light patient monitor ICU ventilator latex gloves surgical shoes medical disinfectant medical pendent hospital bed Instrument Trolley suction pump homecare cPAP nebulizer machine video endoscopy laparoscopic instruments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