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导读:

  清明之际,中科院力学所的主楼前一片肃穆。苍松翠柏之下,长眠着力学所原副所长、“两弹一星”烈士元勋郭永怀。而4月5日,他的夫人、我国著名应用语言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李佩,也在此与他合葬。一对天人相隔近50年的爱人,将在此永远相依。

  “我似乎还能感受到李佩先生那沉静笃定的目光,微笑着注视着我们”,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董军社说,郭永怀与李佩两位先生一生曾有许多张留影,但最让他动容的,是一张特别的“合影”。“那是一张2015年,98岁的李佩先生在‘两弹一星’纪念馆,坐在轮椅上与郭永怀先生照片的合影。”“两弹一星”纪念馆位于国科大,曾是怀柔火箭试验基地,是郭永怀先生与中科院力学所前辈们倾注过无数心血的地方。“如今,这个纪念馆每年接待一万观众,他们无不为郭永怀先生为国捐躯的壮举与李佩先生跨越百年的庄严力量而动容。”

  “人的一生,总有几个人对你有深刻的影响,让你一辈子也难忘。郭先生、李先生就是我人生中的那个人。”上海大学教授戴世强是郭永怀的学生,他最好的青春年华都是在力学所大院里度过的。“55年以前,1962年10月4日,我来到力学所见导师。初秋清晨阳光明媚,我的心情却忐忑,因为听说郭先生非常严格。”见面之后,戴世强忐忑的情绪烟消云散,郭先生带着“标志性”的笑容,说了他让终身难忘的一段话。“你们和你们以后的两三代人,要成为国家力学事业的‘铺路石子’。”戴世强说,这段话成了他的人生座右铭,“不论顺境还是逆境,我都会去想这句话,扪心自问,‘郭先生让你做‘铺路石子’,你做到了没有?”

  戴世强说,“李佩先生讲课另有一番风采,那种气质和风度,是我一辈子都没见过的。”他回忆,李佩讲课是全英语授课,在当时是前所未有。虽然是美国归来,但李先生却说得一口标准伦敦音。“每堂课都那么精彩,现在我闭上眼睛李先生讲课的风采还能浮现眼底。”

  同是郭永怀学生的李家春院士说,“爱因斯坦曾说,一流人物对时代和历史的意义,往往道德品质更甚于才智成就。这一点,通过郭、李两位先生坎坷一生的经历和工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能体现。”

  人物链接:

  郭永怀:拒绝加入美国籍,用生命保护技术资料

  郭永怀1956年至1968年任力学所副所长,他是我国卓越的力学家、应用数学家,是我国近代力学事业的组织者和奠基者之一,也是我国核武器研制单位的主要技术负责人之一。他为发展我国的国防科研事业,在发展空气动力学、气体动力学、爆轰学以及新兴的力学学科方面,在培养青年科技人才方面都做出了杰出贡献。

  在他国外16年的留学生涯中,一刻也没有忘记祖国,他拒绝加入美国国籍。1956年,正值他在康奈尔大学晋升为正教授,成果累累的黄金时期。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优厚的待遇和工作环境,毅然决定回国。在康奈尔大学篝火欢送会上,他把多年的书稿焚之一炬。他和夫人李佩于1956年11月踏上祖国大陆,实现了多年的宿愿。

  1956年,郭永怀回国后,担任力学研究所副所长。1968年10月,他赴西北草原进行我国第一颗热核弹头发射试验前的准备工作。12月5日,准备工作结束后,郭永怀从兰州乘飞机回京。当飞机在北京机场降落时,飞机坠毁,郭永怀不幸以身殉职。在清理现场时,人们竟发现郭永怀和他的警卫员小牟相拥在一起,用身体保护了重要技术资料的完整无缺,被国务院授予烈士称号。1999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作出决定,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李佩:“中科院最美玫瑰”,“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

  李佩是我国著名语言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被称作“中科院最美的玫瑰”。李佩回国后曾担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外语教研室主任,被国外同行誉为“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

1965年,郭永怀、李佩致信中科院领导:“本着总理节衣缩食,勤俭建国的指示,现将早年在国外的一点积蓄和几年前认购的经济建设公债共48460元奉上,请转给国家。” 1968年,郭永怀先生牺牲后,他的夫人李佩坚持要求将郭永怀的存款5600元作党费上交。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李佩鼓励学生申请自费留学,还协助李政道一起推动了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研究生项目,她负责了项目英语考试。

  2007年李佩把全部存款60万元捐给力学所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各30万作为郭永怀奖学金。郭永怀104岁诞辰日,李佩拿出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藏品,捐给了力学所:郭永怀生前使用过的纪念印章、精美计算尺、浪琴怀表,以及1968年郭永怀牺牲时,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用信封包装的郭永怀遗物——被火焰熏黑的眼镜片和手表。如今,这些东西就保留在力学所的“郭永怀副所长办公室”里面。